wwwyabovip444com

  那可是媒体冠名的中国“超白金一代”——他们曾经还受过专业体制的训练,在沈祥福集中训练、拼命练技战术和基本功的调教下,最终在世青赛上进了8强,阿根廷人跟他们踢完都哭着说赢得太艰难了。但又怎样呢?最终也泯然众人矣。

wwwyabovip444com

  片中,学习足球的孩子家长说,足球教给孩子的团队协作、奉献精神、规则意识、拼搏精神,是家庭给不了的,这给了孩子不一样的人生经验和经历。“日本社会认为,首先要有争取对待足球的态度,才可能循序渐进、提高水平,持续上升”。

  1993年,日本J联盟成立,真正进入职业化的联赛运营。1994年,中国职业化的甲A联赛也开始运行。

  他们的考虑是:如果是财团冠名,那就只是公司员工、家人亲戚去支持球队;但如果是以城市命名,就会有全部的市民来支持。今天J联赛中的球队皆是如此,他们的队名,都是球迷自己想、然后票选出来的。——据说现在中超俱乐部也在推“中性化冠名”、多股东入主,但实施起来估计要2020以后了。

  85后的一批是如此,后来好些吗?并没有。比如,2001年的孩子现在17岁,这个年龄段的中国队也跟日本踢过,基本也是半场蹂躏。

  比如,J联赛创始之初(1993年),就规定“财团不得冠名球队”。同时,俱乐部不允许赤字运行。如果连续三年赤字,就要被取消营业执照。

  现在看,虽然“世界前十”的目标没有达成,但是足球人口500万的目标已经达成了。仅仅是在日本足协缴费登记的登记人口,包括裁判和教练在内,就有130万人左右,足球人口已有600多万;2011年,日本的青少年足球选手就已经达到60万人。

  现在看,虽然“世界前十”的目标没有达成,但是足球人口500万的目标已经达成了。仅仅是在日本足协缴费登记的登记人口,包括裁判和教练在内,就有130万人左右,足球人口已有600多万;2011年,日本的青少年足球选手就已经达到60万人。

  1998年前,日本没有进过世界杯;1998年后,日本未缺席过世界杯。在亚洲层面,日本已是铁定的第一档,甚至在广州亚运会上,以业余和大学生球员组队的日本都可以夺冠。更不用说的是,日本女足已经拿过世界杯冠军了。

  85后的一批是如此,后来好些吗?并没有。比如,2001年的孩子现在17岁,这个年龄段的中国队也跟日本踢过,基本也是半场蹂躏。

  到现在,日本的47个行政区中,有40个都有J联盟俱乐部;中国的职业化则像一出大戏,在最初的火爆后,又经历了反假球、反黑、反赌的萧条,直到新一波金主进入,球市与资本齐飞,国家队与竞技水平却难言飞跃。

  片中,学习足球的孩子家长说,足球教给孩子的团队协作、奉献精神、规则意识、拼搏精神,是家庭给不了的,这给了孩子不一样的人生经验和经历。“日本社会认为,首先要有争取对待足球的态度,才可能循序渐进、提高水平,持续上升”。

  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尤其是当别人在迅猛进步的时候,哪怕是原地踏步,也已经是后退了。就像我们都做过的应用题一样,小中和小日从一个起点共同出发,但是速度不一样,慢慢地,我们甚至被人家套了圈,甩得越来越远。

  再如日本独特的校园足球文化。学习掉队的,不能选作球员参加比赛;球员首先是学生,必须在踢球的同时要高中毕业。职业化的联赛,可以从俱乐部训练队、高中、大学球队中选人,英雄不问出路,成才之路多条。更重要的是,在学校阶段,日本足球人的共识是,尊重失败,尊重强者,但不以成败为最终目标,更重要的是青少年人格教育的塑造。

  他们的考虑是:如果是财团冠名,那就只是公司员工、家人亲戚去支持球队;但如果是以城市命名,就会有全部的市民来支持。今天J联赛中的球队皆是如此,他们的队名,都是球迷自己想、然后票选出来的。——据说现在中超俱乐部也在推“中性化冠名”、多股东入主,但实施起来估计要2020以后了。

  1998年前,日本没有进过世界杯;1998年后,日本未缺席过世界杯。在亚洲层面,日本已是铁定的第一档,甚至在广州亚运会上,以业余和大学生球员组队的日本都可以夺冠。更不用说的是,日本女足已经拿过世界杯冠军了。

  比如,J联赛创始之初(1993年),就规定“财团不得冠名球队”。同时,俱乐部不允许赤字运行。如果连续三年赤字,就要被取消营业执照。

  回过头看,中日的起步时间类似,但发展历程却极不相似,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条道路。路途的不同,也结出了不同的果。

  那可是媒体冠名的中国“超白金一代”——他们曾经还受过专业体制的训练,在沈祥福集中训练、拼命练技战术和基本功的调教下,最终在世青赛上进了8强,阿根廷人跟他们踢完都哭着说赢得太艰难了。但又怎样呢?最终也泯然众人矣。

  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尤其是当别人在迅猛进步的时候,哪怕是原地踏步,也已经是后退了。就像我们都做过的应用题一样,小中和小日从一个起点共同出发,但是速度不一样,慢慢地,我们甚至被人家套了圈,甩得越来越远。

  到现在,日本的47个行政区中,有40个都有J联盟俱乐部;中国的职业化则像一出大戏,在最初的火爆后,又经历了反假球、反黑、反赌的萧条,直到新一波金主进入,球市与资本齐飞,国家队与竞技水平却难言飞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