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L鸭脖_yabolol

  协议还约定,10月8日之后的交易货款结算调整到T+5,同时张齐告诉时间财经,淘集集明确表示会优先打款签署协议的商家。张齐说,“看到很多商家都陆陆续续签署协议,想到自己的货款不签就没有,签了还有希望拿到20%,只能被迫继续相信淘集集。”

LOL鸭脖_yabolol

  协议还约定,10月8日之后的交易货款结算调整到T+5,同时张齐告诉时间财经,淘集集明确表示会优先打款签署协议的商家。张齐说,“看到很多商家都陆陆续续签署协议,想到自己的货款不签就没有,签了还有希望拿到20%,只能被迫继续相信淘集集。”

  张齐的姐姐说他们想要维权,但也感觉维权无门,“我们现在都蒙了,不知道怎么办了,上海有维权的兄弟说,现在商家真的好无助,昨天还有商家被打了,隔着屏幕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。我们之前也是普通老百姓,只懂做生意,怎么把价格做到最低,多爆一点单,多做一点流量,多让顾客回购。现在却要研究法律,天天研究怎么维权。”

  时间财经联系淘集集方面希望采访张正平本人,公关表示张已经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,甚至她也不知道张在哪,只能通过手机联系。

  第一次是在今年8月,张齐向时间财经展示了一张淘集集当时的公告,称提现渠道系统要升级,要把商户7月10日之前提现没有到账的货款回滚至可提现余额,一直要到9月升级完毕才会恢复。

  王远之前没做过网店,他的首选是拼多多,但拼多多上同类商家很多,其商铺业绩平平。之后,王远在快手上看到了淘集集邀请商家入驻的广告,发现五金类商户较少,他觉得这是个机会。

  所幸这名想要跳楼的商家被警察拦了下来,实际上,他不是第一个被逼轻生的淘集集商家。今年10月,淘集集货款危机第一次爆发时就有媒体报道称,有维权商家要从淘集集办公楼跳下去。

  这之后事情似乎回到了正轨,张齐告诉时间财经,签署协议的商家,后面经营的货款都是T+5结算到账。而之前的货款除了支付宝的没有打款外,微信囤积的货款都已经结算到账。

  王远告诉时间财经,“我也想过去上海维权,不少商家过去了发现公司没人,有的已经呆了两个月,还有人带着孩子去。我没有过去,在家里还要陪着小孩,钱也花完了,到那边几百块的车票钱也是问题。”

  张齐向时间财经展示了一张疑似张正平和商户代表12月3日前后在QQ群中的沟通记录,张正平的说法与今天的公告基本一致。淘集集和投资方B签了协议,后者拿走了公章和银行秘钥,但在商户要求出具证据时,他表示:“以上所述实属,不需要提供证据。”

  张齐告诉时间财经,刚开始的时候流量和生意还不错,他也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淘集集之上,一个月的流水平均能有30万。河南商家王远也是如此,流水少的时候有6万,最多的时候能达到15万,但也并非全无隐忧。

  相比张齐姐弟三人,平台拖欠王远的货款少一点,但情况似乎更加糟糕。他告诉时间财经:“最后一笔货款是11月28日收到的,现在平台上还压着13万,现在我还欠着供应商和银行20多万。”

  第二是一拖再拖的货期。张齐告诉时间财经:“刚开始入驻的时候淘集集货款结算还算正常,T+15天左右就到账了,春节期间拖到T+30,以为是假期的缘故没有太在意。过完年做的时候就发现淘集集货款结算已经调整到T+45。虽然有点难熬,但最后提现到账也就认了。官方客服也一直在说,提现渠道更新以后会和业界时间一样。”

  这之后事情似乎回到了正轨,张齐告诉时间财经,签署协议的商家,后面经营的货款都是T+5结算到账。而之前的货款除了支付宝的没有打款外,微信囤积的货款都已经结算到账。

  接下来,张正平没有给商家第四次相信他的机会。发了一纸公司破产的公告后,根据央视报道,淘集集总部已是人去楼空,张正平也去向成谜。张齐告诉时间财经,商家维权群里有人说,“10月初以后见过张正平两次,都在飞机上,带着他的小模特,一次在头等舱,一次在东航休息室。”

  协议还约定,10月8日之后的交易货款结算调整到T+5,同时张齐告诉时间财经,淘集集明确表示会优先打款签署协议的商家。张齐说,“看到很多商家都陆陆续续签署协议,想到自己的货款不签就没有,签了还有希望拿到20%,只能被迫继续相信淘集集。”

  接下来,张正平没有给商家第四次相信他的机会。发了一纸公司破产的公告后,根据央视报道,淘集集总部已是人去楼空,张正平也去向成谜。张齐告诉时间财经,商家维权群里有人说,“10月初以后见过张正平两次,都在飞机上,带着他的小模特,一次在头等舱,一次在东航休息室。”

  在这之后,直到今年10月商户们再也没收到提现的货款。张齐和平台客服核实,客服总是同样的话术——“会尽快同意打款,打款具体时间不透露”。

  淘集集于2018年8月正式上线,和拼多多类似,这款社交电商App也是通过拼团和砍价的方式迅速扩增用户规模。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报告,到今年6月,上线个月的淘集集已经积累了4000万用户,其与拼多多用户的重合度也高达55%。

  然后好景不长,张齐告诉时间财经:“到了11月底,淘集集兑现自己“重组”承诺的时候,货款又开始延期了,后台提现到账结算时间止于11月21日提交的提现申请。”

  根据12月9日的公告,投资人B本来承诺在11月29日打过桥款,但在11月28日其实控的某广告代理公司申请保全、冻结公司支付宝账号。而淘集集在过去的一周,多次与投资人B沟通,后者每次都表示无法打款。

  张齐的姐姐说他们想要维权,但也感觉维权无门,“我们现在都蒙了,不知道怎么办了,上海有维权的兄弟说,现在商家真的好无助,昨天还有商家被打了,隔着屏幕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。我们之前也是普通老百姓,只懂做生意,怎么把价格做到最低,多爆一点单,多做一点流量,多让顾客回购。现在却要研究法律,天天研究怎么维权。”

  第二是一拖再拖的货期。张齐告诉时间财经:“刚开始入驻的时候淘集集货款结算还算正常,T+15天左右就到账了,春节期间拖到T+30,以为是假期的缘故没有太在意。过完年做的时候就发现淘集集货款结算已经调整到T+45。虽然有点难熬,但最后提现到账也就认了。官方客服也一直在说,提现渠道更新以后会和业界时间一样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